电子资讯-it资讯-站长资讯 -大数据-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趣闻趣事-娱乐资讯-房产资讯-戏剧歌舞 -新能源-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南宁铜鼓声震神州

2020-07-01 04:20:45  来源:临汾生活网  

铜鼓云屯,欣赏了,壮家文化。中心处,一轮皎日,光芒四射。肖象周天辰十二,云波层迭纹多寡。边缘上,成对伏青蛙,服牛马。径寻丈,壮而大,径咫尺,精而雅。也并非一律千篇如卦。东汉马援曾此见,道光年号界其下。细思量,当是盖窑藏,鼓非也。

1963年,著名诗人郭沫若在南宁作的《满江红》,热情礼赞此地特有的出土文物——铜鼓。

铜鼓是广西之珍,壮家之宝。广西文物苑有硕大的铜鼓群雕,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舞台有亮丽的铜鼓背景,广西博物馆以收藏300多面铜鼓珍品而名扬天下。铜鼓以其厚重的文物价值和审美价值,成为八桂民族和首府南宁的“形象大使”、地域标志。

邕江两岸 铜鼓之乡

邕江两岸是知名的铜鼓之乡。相继出土的各种铜鼓,不同的地点、不同的类型、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纹饰、不同的铭文,默默地诉说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时期南宁先人的民族习俗和文化积淀。

新中国成立以来,仅南宁市郊区和邕宁、武鸣三地,就出土了14面大型铜鼓,其中市郊心圩乡1面,邕宁9面,武鸣4面。市出土铜鼓的年代和族属,经专家鉴定,在9面冷水冲型铜鼓中,属于三国至两晋时期铜鼓有2面;属南朝时期有5面,属隋唐时期的有2面。另有4面灵山型铜鼓为南朝时期,1面北流型铜鼓为东汉至两晋时期。根据《史记》《汉书》《后汉书》和《百越先贤志》记载,专家认为北流型、灵山型铜鼓的铸造者和使用者是乌浒人和俚人,冷水冲型铜鼓的主人为僚人。因而也有人推断:古时居住在邕江以北应以僚人为主,居住在邕江以南应以乌浒人和俚人为主,两岸先人共同创造了灿烂的铜鼓文化。

南宁市(含现在的市区、六县)出土的铜鼓精品,多被广西博物馆珍藏。在市、县文物所藏的铜鼓亦不乏珍稀。如横县出土收藏的南朝“人乘飞兽饰钱纹铜鼓”,鼓面硕大,蹲蛙生动,装饰繁缛。其中人乘飞兽造型属世所罕见,因而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并被选送北京,参加“声震神州——铜鼓精品展”,受到考古人士和广大观众的关注。

纹饰百态 寓意和谐

辨别邕州铜鼓的类型,除了看鼓形,还要观纹饰。专家说,纹饰是“象形文字”,是刻在每一面铜鼓的“说明书”。众多的邕州铜鼓那青铜锈蚀的鼓面鼓身上,各种纹饰多姿多彩,仿佛远古先民留下的时间标记。

在南宁周边发现的铜鼓群里,鼓面中心大都铸有光芒四射的太阳纹——这是各式铜鼓上最早出现和最基本的纹饰。先期制作的铜鼓太阳纹往往有8芒、10芒、11芒不等,往后全都统一为12芒。12芒,既象征一年12个月,又对应地支12支。最重要的是展现了古人对太阳的崇拜,因为太阳的光芒给人间带来了光明温暖,给万物带来了勃勃生机,促进人类的生长与繁衍。

邕州铜鼓必有的蛙饰,也具有深层的文化内涵。古时,这里的壮族先民往往把青蛙视为自己的民族图腾来崇拜。花山壁画的人物或将双手向两侧平伸,或曲肘上举,或平蹲屈膝,似跳蛙舞以娱神;青蛙冬眠春出,与明媚的春光和滋润万物的春雨一起来临,给人们带来美好和丰收,是吉祥之物;而关于邕州铜鼓上的累蹲蛙,专家们认为:下面的大蛙是雌蛙,上面的小蛙应是雄蛙。蛙是多子的动物,雌雄蛙交配,象征人们对图腾和生殖的崇拜以及对生命的祈福。

此外,常见的铜鼓纹饰还有羽人纹、鸟纹、云雷纹、同心圆纹等等。铜鼓以纹喻人,以纹喻性,以纹喻景,以纹喻情,以纹的组合喻天地人间、动物植物、自然生态;以纹的象形,寓意人间美好、部落吉祥,人际和谐……因此,每一面铜鼓都是一页演绎当时社会形态、人文风情的史书。

1989年2月,邕宁吴圩出土了一面铜鼓。鼓面边沿饰有6只蹲蛙,呈逆时针环列。鼓面中心的太阳纹为10芒,芒尖开叉。四周饰以蝉纹、四瓣花纹、“四出”钱纹、鸟纹、席纹、兽纹、骑兽雷文、填线纹等等;鼓有扁耳两对,鼓腰铸有乘骑……它的纹饰,与其他每一面铜鼓都不尽相同,是否蕴涵着不一样的故事呢?还待人探究。

当年铜鼓 各具其用

邕江两岸的古人,是最早铸造和使用铜鼓的群体之一。史载,铜鼓在人类历史的各个时期,都有其重要的实用与社会功能。

根据出土文物和历史文献,我们知道,早在距今2000多年以前,南宁一带的土著人已经掌握了青铜冶铸技术并广泛使用,标志着古南宁从石器时代进入了青铜时代。至汉唐时期,邕江两岸先人除了能打制青铜工具、兵器外,还独创了极具民族和地方特色的铜鼓,使它成为大中华文化中的一朵奇葩!

家家赛铜鼓,欲塞鲁将军……(唐诗)

石鼓嵯峨尚有文,旧题铜鼓更无人。宝钗寂寞蛮花老,空和楚歌迎送神(宋诗)。

从这些诗文中,可以联想到当年铜鼓常被用作祭祀娱神礼器在祭祀活动上庄重出场的情景。作为本地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的”蚂虫另舞“,原本就是以敲铜鼓祭祀诸神保佑太平的。

古代文献称铜鼓为“蛮夷乐器”。《唐书·南蛮列传》曰:“击铜鼓,吹大角,歌舞以为乐。”《太平寰宇记》述:岭南夷人“亲戚宴会,即以匏笙、铜鼓为乐”。这些记载表明,铜鼓在当时邕州、八桂乃至岭南一带,是一种十分重要的民族传统乐器。至今,南宁民间乡野仍有不少小型铜鼓收藏,适逢传统节日便击之舞之歌之,成为一道亮丽的民族文化风景。

铜鼓也是权力和富有的象征。《隋书·地理志》说:“有鼓者,号为都老,群情推服。”《续资治通鉴长编》也指出岭南地区:“家有铜鼓,子孙秘传,号为右族。”《明史·刘显传》则述:“得鼓二三,便可潜号称王。”可见当时铜鼓的拥有者皆为社会地位尊贵者和富有者。现在,广西一些地区的民间,仍把祖传的铜鼓视为珍稀,传给子孙作镇家之宝。

史载,铜鼓除了做祭祀乐器,还是战争中指挥军队进退的信号。《隋书·地理志》说:岭南俚人“欲相攻击,则鸣铜鼓,到者如云。”《国榷》中也称:“始出劫,必击鼓高山,诸蛮闻声四集。”由于这里的先人崇尚铜鼓,也因其音质雄浑,回荡山谷,多被用作指挥信号。凡遇战事,双方都很重视铜鼓的争夺。相传在宋朝那场著名的邕州昆仑关战役中,就有参战一方用铜鼓指挥部族作战,铜鼓咚咚,威震雄关,杀声遍野……后来在古战场附近的邕宁八塘、五塘都出土多面铜鼓,似可印证。

往事越千年,我们已经听不到当年回荡在庙堂与山野的洪亮雄浑的铜鼓声,但铜鼓却成了我们对一段人类文明景仰的古老符号,以其古朴与精美,叙说着一段段神秘精彩的历史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