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亳州 >正文

幼年经历影响_幼年经历影响大脑

2020/2/9 20:18:04来源:新浪娱乐 编辑:李敏萱

之道网导读:幼年经历影响是巨大的,不幸的幼年经历对大脑的影响是深远的,了解了幼年经历影响的巨大性后我们一定要关注孩子的幼年成长。

幼年经历影响_幼年经历影响大脑

自慰案例

对于一个青年人,你理解了他的性――包括他的性观念、性方式,便是对他的最大的理解。因为性是人类生活中最隐秘的部分。在成长过程中,由性而引起的困惑乃至心理障碍是他们普遍面临的问题。

楠是一个20岁的在校女大学生,她有着似的腼腆神情,说话时扭动着小巧玲拢的身体,看上去像一个还在念初中的小女孩。但是,她却已经有了多年“强迫症”病史。她能诉说的主要症状是“我觉得自己的思想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我过不去,可又退不回来,因此我不知该怎样去感觉”。另一个症状是“夜晚我想入睡时,却感到有一样东西拼命地把我往上拉,令我无法入睡”。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楠自己做了详细的解释:五年前,她发现自己的思想常常会情不自禁地集中在某一个念头上。例如放学后她一离开教室,就反复回想是否有什么东西又遗落在课桌里。诸如此类的问题常常搞得她头昏脑涨。在亲戚的建议下,她去了医院的心理门诊看病。可是等她回到家中,却发现自己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即她按照医生的要求练习放松,改变思想方式后,却发现自己被卡住了,再也回不来。她说医生的方式并不能解决她的问题,还不如回到以前的感受中好受一些。然而,她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经失落了原来的感觉,回不去了,只能吊在半空中。

这个案例反映出来的第一个问题是“逃避成长”。她想退回去的愿望就是这种心态的反映。其二是严重的依赖心理:在这五年中,她到处求询、不厌其烦。从中可见她对“咨询”上了瘾,她喜欢通过这种“求询”关系,来获得关注,寻求同情。

这还只是她表面的问题,更大的隐情还待我去探索。这些“心结”可能被她意识到了,也可能为她所不觉。

“你的人际关系如何?”

“我基本上不与人往来,只有一个女友关系还不错。”

“你害怕什么?”

“害怕同学知道我的秘密。有时,我甚至觉得他们已经窥破了我的秘密……”楠说着垂下了头。

通过她的自述,我才知道,原来她有自慰习惯。几年来,她一直努力地想戒除这种习惯,但不仅未能改变不良习惯,反而愈演愈烈,从而产生了严重的挫折感和感,使得自己失去了心理成长的勇气,形成状,徘徊在某种观念中。

强迫症在某种意义上即是对某种无法消除、无法接受的事实的反抗。

“你凭什么判断有人知道你自慰的行为?”

“哎呀!看来你虽然能理解我被‘卡’住的心理,却对‘自慰’一点感觉也没有。”

楠说,自慰者有着特殊的表情与行为,自慰者之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的人通过一些特定的动作,便能读懂你的行为语言。有一次,她说到“摸”这个字时,可能因为有了自慰的联想,她的眼光走神了,那个“摸”字也仿佛带上了磁性,说得圆润温和起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自慰的?”

“大约是三四年前,在看了几次‘三级片’之后。”

“你认为‘’很可耻吗?”

“是的,好女孩不会做这种事。但是,我却改不掉这种恶习。”

“你讨厌男孩吗?”

“讨厌,他们使我紧张害怕,有时甚至是恶心。”

经过三次咨询,我对楠的心理状态有了一些了解:她以“卡”住了的象征语言,反映出她对前途无望的心理。想“退”回去的感觉,则表示了她拒绝成长的心理状态。在绝望的心境中,她通过“手淫”(即自慰)产生刺激,来缓解生活中的种种无奈。但是,对无法解除的手淫的“自我道德批判”,却又加深了她的挫折感与无奈感。正因为如此,她的强迫症才得以固化,并久治难愈。

按照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所有心理异常和的形成不外乎两大原因:其一是人格结构中“本我、自我、超我”之间彼此不和造成心理冲突,由于冲突不能缓解被压抑在潜意识中、长期累积形成问题;其二是因幼年时性心理发展不顺利所形成的痛苦经验。幼年的痛苦经验虽然在成年后不复记忆,但却存留在潜意识中。当意识影响变小时,就会改头换面以别的形式出现,如做梦。精神分析治疗的主要目的,就是经由对当事人的心理分析,将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冲突和痛苦释放出来,使当事人领悟自己行为不同于他人的原因。经过我的启发,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了她原来不愿提及的往事。

幼年遭遇对大脑的影响

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新作的研究指出,幼年时期儿童经历的种种不幸,如受虐待、贫穷,会影响到大脑海马回和杏仁核两个重要结构的大小。而这种大脑的改变和有上述经历的儿童的行为问题有关。

儿童幼年时期所经受的压力会影响其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成长。小小的压力是其学习、适应、处理相应事物的垫脚石。但是如虐待和贫穷、不被关心这种并非一朝一夕的不幸遭遇,对儿童今后成长影响极其不利。

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研究团队发现,幼年时期的这种不幸遭遇可能会改变发育期儿童大脑对学习、记忆和压力与情感变化所作出的反应。而这些改变可能会影响到其行为、健康、工作甚至今后生活中对伴侣的选择。

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同时也是从威斯康辛大学博士生毕业不久的杰米·汉森说,发表在《生物精神病学 Biological Psychiatry》期刊的这项研究,会对公共政策领导者、经济学家和流行病学家很重要。

研究的共同负责人、威斯康辛大学心理学教授赛斯·波拉克解释到:“现在还不是非常透彻地理解,为什么儿童2、3、4岁时的经历会一直挥之不去并且会带给他们长久的影响。”

同时是威斯康辛大学魏斯曼中心儿童情感研究实验室的负责人波拉克认为,幼年的遭遇确实会和抑郁、焦虑、、癌症以及学业、事业上的有关。

“除非知道大脑哪个区域会受影响,不然要想评估出这些幼年遭遇对社会造成的影响非常困难,也不可能主动改变大脑的哪个结构来进行研究试验。”

为进行这项研究,研究团队招募了128个年龄在12岁上下的儿童,他们中有些幼年时期遭受了虐待、不被关心的经历,有些则来自社会经济地位比较低的家庭。

研究员和孩子及其看护人进行了大量的交谈,以记录孩子们的行为问题和生活中慢慢积累下来的不幸遭遇。同时研究员特意拍下了他们大脑中与情感、改变相关的杏仁核和海马回的图像。所做的这些工作都和来自社会经济地位中等的家庭、幼年时期没有受到过虐待的同龄人做对比。

汉森和团队成员手动测量了每个儿童大脑中杏仁核和回的大小,并计算其体积。这两个结构都非常小,特别是在儿童大脑中(杏仁核的英文一词在希腊语中表示杏仁之意,表明杏仁核在成人大脑中的大小形状),汉森和波拉克补充道,别的研究中自动化程序的测量结果可能是错的。

他们的手动测量结果发现,幼年时期经受过三种不同遭遇的儿童,其杏仁核相较于正常儿童更小。来自经济社会地位低的家庭的儿童和曾遭受过虐待的儿童,大脑海马回的体积也更小。但是把上面的比较重新放在自动化软件中检测,却显示不出有何差别。

行为问题和不断累积增加的生活压力同样和海马回与核体积变小有关。

现在已是杜克大学神经遗传学实验室博士后研究员的汉森表示,为什么幼年的遭遇会导致大脑结构变小还不得而知,但是已经证明,更小的海马回是消极后果产生的危险因素。目前对杏仁核的认知还较少,以后的工作会更加关注这部分结构的重要改变。

波拉克说到:“对我来说,这些真真切切地提醒了我,作为社会中的一员,我们应该关注孩子们遭遇的种种不幸,我们的所作所为正潜移默化地塑造着他们未来的模样。”

汉森和波拉克认为,这些研究发现只是神经生物学改变的一些迹象和人类大脑稳健性及人类进化过程中灵活适应性的体现。它们并不是可以预测未来的预言球。

汉森补充说:“其实这很好理解,虽然这些改变都发生在大脑中,但并不意味着它能主导人生走向。”

关注幼年,关注成长。


相关阅读:
幼小衔接课程加盟 www.yejyw.com
>>高清图集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